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术士战纪第一百六十八章族长们的觉悟

发布时间:2020-01-23 19:52:41

术士战纪 第一百六十八章 族长们的觉悟

“啊!”在听了亚尔曼·豪尔的那句石破天惊的话语后,柏德文·穆尔与丽芙·泰勒同时目瞪口呆的直视着他,异口同声的低呼了起来。

“您老今年也不过才五十岁而已,不会现在就老糊涂了吧,”丽芙·泰勒上下打量了好几遍亚尔曼·豪尔,摇头叹息道:“刚刚,您说我们是婓里奥·沃顿手中的棋子,您不会是说反了吧,先不说我们的上一代是如何与他交往的,就是我们三人和他共事的这十年,哪一天,他不是我们手中的傀儡,除了在城里盖房子和修桥铺路外,他还干过什么值得称道的事儿,城中的大小事务,还不都是我们三家做的吗?”

“泰勒小侄女儿,别忘了,他还在商业街里开了一家卖魔法药水的店铺呢,而且,我还听说,他的炼金术水平很高,赚了不少钱呢,哼,哼,哼……”表面上说着提醒丽芙·泰勒的话,可是,柏德文·穆尔的话里话外,全是讽刺王诩的论调。

“对,对,对,谢穆尔大叔的提醒,人家婓里奥·沃顿,还是名大商人呢!”丽芙·泰勒也跟着柏德文·穆尔娇笑了起来,由于笑的太疯狂,眼泪都从眼眶中喷出来了。

亚尔曼·豪尔用看白痴的目光,扫视着眼前这两位笑的前仰后合的同僚,心里虽然有些看不起她们俩,觉得就这俩烂人是怎么混成族长的,难道那俩家族里没有能人了吗。

可是,在回忆了一下自己年轻时的想法后,亚尔曼·豪尔顿时就释然了,因为,十年前,自己也是这么看王诩的,那时,自己也觉得王诩不过就是个废物,除了盖房子和研究炼金术外,什么也不懂。

“好了,”亚尔曼·豪尔出声打断了身旁两人的傻笑,沉声说道:“等我把话说完再笑,如果我说完了,你们还能笑出声,那我也就由衷的佩服你们俩了!”

“您说,您说……”两人同时收起了笑声,应了亚尔曼·豪尔一句,丽芙·泰勒甚至拿出了一面绣着粉色曼陀罗花的白色手帕,擦了擦溢满眼角的泪水。

“这些年来,我们三家和被我们干掉的雷曼家族,一直在城里争来争去的,到现在,每个家族都争到了不少权力,我的家族争到了税收权,你们泰勒家族争到了城外的农田,穆尔家族争到了司法权,而雷曼家族则控制了所有军队……”亚尔曼·豪尔像回忆往事似的把山丘城内的势力分布给缓缓的说了出来。

“您说的没错,我想,这是我们第一次坐下来谈权力分配的问题,平时,我们都是用武力来解决的,现在,想用武力解决问题都不行了,婓里奥·沃顿一家独大了!”丽芙·泰勒依旧纠结在无力对付王诩的困惑中。

“听我说完,先别插话!”亚尔曼·豪尔瞪着丽芙·泰勒,吼了一句。

“老家伙,你……”丽芙·泰勒本想对着亚尔曼·豪尔发飙的,可是,当她用余光瞟到连柏德文·穆尔都在用阴冷的目光瞪着自己时,丽芙·泰勒把就要骂出口的话,给硬生生的吞进肚子里去了。

“您继续说,我们肯定不打断您了!”柏德文·穆尔朝着亚尔曼·豪尔点头致歉后,又斜眼瞪了丽芙·泰勒一次,暗示她:别再碎嘴了,要不,要你好看。

“哼!”丽芙·泰勒咬牙切齿的横了一眼柏德文·穆尔,在冷哼一声后,就用手帕挡住了嘴,用肢体语言暗示另两位族长,自己不会再插嘴了。

“好了,我接着说,在我们抢夺权力的时候,婓里奥·沃顿在干什么,他除了每天雇佣佣兵和城里的平民修建房子和城墙外,几乎就只呆在他自己的家里和商铺里,对于我们,他连一点儿兴趣都没有!”亚尔曼·豪尔沉声说道,边说,还边微微的摇着头,眼中全是莫名其妙的目光。

“您忘了,雷曼家族曾经和婓里奥·沃顿闹过矛盾,巴罗·雷曼觉得婓里奥·沃顿建造的房子不好看,于是,决定自己招人修建一座新别墅,可是,第二天,婓里奥·沃顿就雇佣兵把巴罗·雷曼刚起地基的别墅给拆了。”忍了不到一分钟,丽芙·泰勒就忍不住了,开口补充了一件往事。

“我也记得,后来,巴罗·雷曼也准备雇人拆掉城府的,可是,过了一天他就放弃这个打算,没人知道他放弃的圆心,按着他那目中无人的性格,应该是不可能主动放弃的。”柏德文·穆尔说了一句,把故事给说完整了。

“所以呢,是谁让巴罗·雷曼服软了?”亚尔曼·豪尔微微翘起了一侧嘴角,轻声问了一句,这些许的表情,带出了他满脸的皱纹。

“不是那位精灵法圣阿芙拉干的吗,我觉得,她是精灵王派来保护婓里奥·沃顿的人。”丽芙·泰勒猜测道。

“肯定不是,你们见过阿芙拉帮婓里奥·沃顿做过任何一件事情吗,就算是我们争权争到堵住城主府的时候,阿芙拉也没有帮婓里奥·沃顿出头过!”亚尔曼·豪尔反驳丽芙·泰勒道。

“把您的观点全说出来吧,我们还小,见识不够,听不明白您到底想说什么!”柏德文·穆尔对亚尔曼·豪尔的这种倚老卖老的说话方式产生了厌烦感,于是,忍不住讽刺他道:“您多大岁数了,我们才多大,我们哪有您这么有学问,您还是用最简单的语言,来指点我们的迷津吧,谢了!”

“好,我明说了把,我觉得,婓里奥·沃顿一直在装弱,并且,在暗自里集聚力量,看到外面那些会爆炸的炼金木偶群了吧,那就是他手下的一部分势力,也就是说,他的势力,可以很轻松的在一个小时内干掉四五万敌人!”亚尔曼·豪尔沉声回答了一句,苍老的嗓音微微发颤,很明显,他的话把他自己都吓到了。

“婓里奥·沃顿为什么要装弱,既然他的实力这么强,收拾我们跟玩儿一样,那么,在我们面前装弱干什么,行为艺术呀,他傻呀。”丽芙·泰勒质疑了一句。

“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,我们都着了他的道儿了,表面上,他不争权,可是,他看着我们互相残杀也不阻止,我们一直在城里互相牵制,没有一家可以做大,即使有人想要做大,比如,雷曼家族,他也会暗自打压,神不知鬼不觉的削弱雷曼家族,让我们继续竞争,继续互相牵制,他只用坐着看就行了,不用出手,就能稳住地位,他真厉害!”亚尔曼·豪尔说出了王诩对山丘城的管理方式。

“如果事实真像您说的那样,那么,我们可能真的就是婓里奥·沃顿手里的棋子了,他随意的摆布我们,我们却逃离不了他手中的棋盘,真是……”柏德文·穆尔感叹道。

“没错,到手的权力谁会放弃,我们也没办法,放弃既得利益,等于家族的罪人,婓里奥·沃顿正是利用这个弱点,让我们只能前进,不能后退呀。”丽芙·泰勒相信了亚尔曼·豪尔的判断。

可是,相信又怎样,如果这时她退出了对权力的竞争,那么,首先要对她出手的就是她自己家族里的人了,毕竟,每个人都想做族长的,可族长的位子只有一个,那么,只有拉下在位的族长,自己才有机会上位。

就在三大家族的族长反复的研究着王诩的性格,试图猜测出王诩会怎么对待他们时,王诩领着自己的队伍,终于走到城主府了。

两百米不到的一条路,躺着爬,也用不了五分钟就爬完了,可是,由于妮露四女的好奇心,这条路,硬生生的走了半个小时。

当看到城主府主建筑的外形时,妮露四女异口同声的惊呼道:“监狱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预约挂号
重庆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
吉林专治牛皮癣哪家医院好
秦皇岛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
江门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