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【江南传奇】野马山的故事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5 11:55:13
世上有很多感人的故事,是以老奶奶讲给孙子孙女的“瞎话”的形式流传下来的。这篇就是其中之一。这是我奶奶讲给我的。
在奶奶的故事里,人是好人多,坏人少。好人心眼好,做好事,有好报,千古称颂。坏人,坏别人,结果常常累及自己,那才是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神仙也有好神仙和坏神仙,好仙人心眼好,用法力帮助人,坏仙人不仅坏自己的同类,也坏人类,十恶不赦。
我小时候,奶奶哄我睡觉,得给我讲个“瞎话”,不然我睡不着。对了,我们那地方把讲故事叫讲“瞎话”。这称呼也可顾名思义:这故事不是真的,是瞎编出来的。但大家都知道,有的“瞎话”其实实有其事,那都是老辈更老辈时发生的事,年代久远,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但细追究起来,其实一点都说不清楚,就只好把这真事当“瞎话”讲了。奶奶给我讲野马山的“瞎话”就一再强调,这是真的,真事。
正是: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;瞎话不瞎,动人则真。
——写在前面


我老家那地方,有座山叫野马山,顾名思义,山中是应该有野马的。但是,老辈的老辈都没见过野马,说山中根本就没有野马。没有野马为什么叫野马山,而不是叫别的什么山?山中曾经有过野马,流传下来的故事这么说的。
野马山是一片崇山峻岭,丘连丘,峰排峰,方圆几百里之大。山中有陡坡深谷,峭崖盆地。水清草茂,树海林涛。生态环境好,大小飞禽走兽很多,鸣吼奔跑活跃。最特别的是,这里有一大群野马,它们渴饮山溪水,饥餐坡上草,春夏秋冬都在这山中,在高大健壮的头马带领下,经常全群活动,来如奔雷疾驰,去似急雨骤停,气势磅礴,声势浩大。
野马山前,靠山或沿着发源于山间的曲曲弯弯的野马河星散着数个村庄,依山临水,相距都不是很远。离山最近的,其实就是在浅山区,有个吴汉村比较大。这村名也能顾名思义,是姓吴的山东大汉先带了家人在此落脚,后续有人家来,就成了村子。也就是说这是个闯关东的山东人建的村子。这村子现在有三十几户人家,大多是农户兼猎户。人勤地肥收成好,野鸡山兔成群收获丰。吴汉村有几户颇富裕,大家出钱,村里就请了个先生建了村学堂,富裕的、不太富裕的、甚至只能温饱的人家,还有邻村的,也都把孩子送到村学堂来读几年,学会个庄稼杂字、估价算账什么的,有点文化,聪明头脑,不求升官发大财,只对过日子有帮助就行。
山村人有山村人脾性:大山一样的胸怀,大山一样的坚毅,并诚实善良。吴汉村人与周围村子关系和谐,娶进来嫁出去,年深日久,亲上加亲。人与人之间也友好相处,有个为难着灾,村邻们都会热情帮一把。野马山前的人们,又很有知足常乐的心态。索取有限,也就没有人去打扰大山深处。
其实,人们一直知道,山里有野马群,还知道管理着野马的是仙人。因为,时间不近不远的传说有人打猎在山里迷路,有仙人指派野马把迷路人领出山来。传说流传得很广、很久,可是,这个迷路人是谁?却没人知道得更具体一些,但都相信这传说是真事。人们对此说法很有好感。于是,野马山里山前就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局面:农忙时人们都在山外的地里,打猎时也只在近山出没。人们知道山深处有一大群野马,它们过自己的日子,不出山来干扰人。野马知道山边上有人生活,过自己的日子,不进深山来干扰野马。人在山外生息,野马在山中繁殖,两者只远远对视,互不谋利,互无危险,相安无事。
吴汉村有一户人家,男主叫吴海,这年18岁。父亲在他15岁那年去世,娘守着儿子过日子,种着几十亩山田。吴海身体好又勤劳,农忙时顾几个长工短工,冬天在山中打个兔子野鸡什么的,小康日子也快快乐乐。吴海在村民的眼里口中是个很讨人喜欢、很乐于助人的人。特别是前趟房和后趟房的李姓张姓两位孤老,吴海经常去给挑满水缸,劈好柴禾,干些要力气的活。都说吴海是个优秀青年。
18岁的小伙子,在这里已经是该说亲娶媳妇的年龄了,吴海人又帅又健康,能干、家境也算不错,媒人不断上门。可是,吴海念的那几年书耽误了他,怎么这么说呢,吴海不喜欢不识字的姑娘,也自持有些文化和帅气对姑娘比较挑剔。近村的太熟,媒人骗不了,远村的也有耳闻,一打听就真象大白。媒人给介绍了好几个,就没有满意的。这样拖到了22岁。
吴海心中就没有一个让他满意的姑娘么?有,这个人是王海的表妹,王海娘娘家堂哥的女儿,名叫高红荷。
前边说了,野马河从野马山流出来,弯弯曲曲地向平原流去,流过上百里在县城附近汇进了达江。这一片的村子绕山沿河星罗棋布,在离山较远的河弯处,有一个村子叫王豆房,这也可顾名思义,这个村有一家姓王的开了豆腐房,远近闻名,成了村子的标志。其实村子曾有个名字,王家豆腐房硬把原来的村名给顶替了,取代了。也被简称为王豆房。这是个比吴汉村建村早,规模大的村,村民杂姓,但王姓居多,细问起来,还都是山东胶州那一带奔王姓家亲、远亲、屯亲而来的。其中有一家男主叫王树,他的儿子叫王海,比吴海大五六岁,已经娶妻生子,小孩子叫王河,大概是生在野马河畔的意思。王海的海和吴海的海一个意思,思念老家的海。王树家的生意其实比王家豆腐房的生意大,但不在本地显山露水。他是在当地收购山货比如山药山菜山菌山兽毛皮等运到老家去卖,货源好,出手好,差价也赚得多。所以,村里人只知道王树家在外做生意,很富裕,却不知道生意有多大。和王树连手做这个生意的是王海娘的堂兄高财,高财在胶州乡下有几百亩良田,有很大的庄子,在城里还有百货铺子,顾一个掌柜和三四个伙计。经营的一个大项,就是东北的山货。高财有一个儿子叫高志,一个女儿叫高红荷。


高红荷家远在胶州老家,吴海怎么认识她的、事情是这样的:有一回吴海娘和王海娘在集市的摊床前因为同买一种东西,互相商量探讨,从口音上听出老家离得很近,再一问,真是同乡,又都姓高,自有他乡遇亲人的激动,当即就认了自家姐妹,王海娘大为姐,吴海娘小为妹。
两家母亲同乡情深时常来往,王海娘到吴海家来时,吴海娘俩乐颠颠地招待,吴海一口一个大姨的叫,老姐妹唠得热络,吴海娘就留王海娘住二三天,再让吴海赶车送回去。吴海娘也到王海家去看老姐姐,但王海媳妇自持家富掩盖不住对吴海家嫌弃让吴海娘坐不住,和王海娘唠几句贴心话就回来了。老实的王海管不了媳妇,一付两头不讨好的委屈样子,王海娘对儿媳妇这么轻狂骄傲也很无奈。吴海娘却不见怪,谁让自家没人家富呢。只是王海娘一再道歉反让吴海娘过意不去。所以,王海娘来吴海家的时候多,吴海娘去王海家的时候少,老姐俩心知肚明,以为合适,更处得亲密。
细说起来,王海娘的爷爷和高财的爷爷是堂兄弟,两家的“堂”已经是三辈之上了,但因为有生意合作,一直走得比较近。那年,红荷娘带着14岁的红荷来王豆房探亲,王海娘就带着侄女来吴海家见妹子,18岁的吴海一眼就相中了红荷。红荷有什么特别之处,让吴海一见钟情?她读过私塾,和他哥高志一起在村私塾读了好几年,红荷可比他哥读得好,认字多。为此,高财没少骂高志无志、不争气。红荷是乡下大户、城里商户人家的姑娘,模样也长得好,有乡下姑娘的纯朴、热情,也有城里姑娘的大方、爽快。特别活泼,有见识。见了一面之后,吴海就频频约会红荷,在两村之间河边那棵老柳树下,经常看到双双身影。吴海陪着海湾长大的红荷到山里去,认识活的野免、野鸡,小松鼠,各种小鸟,野花,山菜等等,惹得红荷跟小野马似的满山跑。
最让红荷兴奋的是,吴海把她领到深山里去见他的野马朋友,在那棵老榆树下见到了那群野马,高大的头马,红棕色,很友好地看着他俩,旁边还有一头有个漂亮的白头心的苗条的略小的红棕马。红棕马走过来,小一点的红棕马也跟过来。吴海熟人似的走过去,拍拍大红棕马的肩头,和它蹭蹭脸,转过身向红荷介绍说:这大红棕马是哥,那小的是小妹,两匹马竟冲红荷点了点头。
红荷乐疯了,对吴海说:它们听懂了呀!和你很熟?
吴海点头说:是。我们是老朋友了。
吴海又对大马说:我想让红荷做我媳妇,你们说怎么样?
它们立刻做出欢快的样子。
吴海对红荷说:怎么样,我朋友同意了。
红荷开心的笑了说:你朋友真好。我也想跟它们做朋友。
小红棕马听了,立刻走过来和红荷亲密,红荷搂着马头连连喊:好妹子!
吴海和红荷很投缘,在一起两个人都很开心。吴海娘和王海娘都看出来了,但两个母亲都只是叹了口气,什么也没说。为什么不成全这两个年轻人的好事?是两家的家境不同啊。吴海家虽然是小康日子,可和红荷家比,那差着老大一大截啊。
两个小的不知道大人的心思和社会世故,红荷同意,吴海高兴,好像这婚事就可以成了似的,坐在河边老柳树下的两人甚至讨论起将来的日子。
吴海说:再买些地来种,多打粮,多卖钱。
红荷说:在大院子里多养些家禽,自己吃也卖钱。
在两人的计划中,小日子越过越红火。两个念过书的人,也知道许多传奇故事。一个说,我娘心好,我们不会像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样被活活拆散。一个说,我不会像张三对待丁香那样,让你受苦。一个说,你就是我的田螺姑娘,一个说,你就是我的尾生。一齐说,海可枯,石可烂,相亲相爱永不变。


红荷和娘在王海家住了三个月,吴海用各种借口与红荷相会。见吴海又来约红荷出去。
王海媳妇撇嘴说: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!
王海娘赶紧阻止道:别这么刻薄,人家娘知道好孬,没攀这门亲事。红荷在这也没别的玩伴,有吴海陪着挺好的。
红荷娘更是长叹一声:是啊,这今后的日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,千万别笑话人家。
王海娘懂红荷娘的心思:她是担心她的儿子。
红荷爹只有红荷和她哥高志这两个孩子,女孩子将来嫁人是不用愁的,何况红荷还这么优秀:又识字,又聪明,女红也好,家里家外诸事都会打理。红荷还特别乖巧,知道替爹娘分忧,让爹分外喜欢。高志就不同了,家境富裕,手头阔绰,周围有下人伺候,却不争气,不上进,完全是纨绔子弟一个。念书的时候,身在书桌边,心在闹市中,眼睛瞅的是先生,耳朵却听到哥们的嘻闹声。他有一群捧臭脚的哥们,一起鬼混,逛街、打架、赌钱、上青楼,经常惹事生非。老爹的管教方式简单粗暴:不好好念书,先生告状,就挨爹一顿胖揍;打伤了人,人家找上门来,又挨爹一顿胖揍;赌输了钱,债主上门要钱,再挨一顿胖揍。但是,屡揍就是不改,还越揍越邪乎,带着伤还作。老爹已经没办法了。到了18岁,家里赶紧给娶了媳妇,以为这样能拴住他的心,改邪归正。可好,托媒人到邻村张财主家说亲,张家有三个姑娘,老大老二都出嫁了,都是好媳妇。以为这老三也应是不差的,听说性格有些厉害,红荷娘更是高兴,以为这样更能管住高志。娶过来才知道,这老三和她两个姐姐一点都不一样,根本就没有大户人家的贵 样子。因为是老丫头,从小娇生惯养,加上厉害,简直就成了刁蛮邪神。更让红荷爹娘后悔不迭的是,这小两口竟同流合污,互相成了帮手,作得比以前还甚。不能接手家业,老爹没有合格的继承人,这诺大的家业今后怎么办?这个胡混的儿子胡闹到什么时候?从此,红荷爹妈的眼前只见两个魔影,耳边只听聒噪,心头压上了一块大石头,风愁雾惨,时时放松不了。这次娘带红荷来东北探亲,也是躲灾一般,眼不见心不烦,清净一时算一时。


怕什么就来什么,这话真是对极了的经验谈。红荷的家境变化可用“因为…所以”“不但……而且”的句式来描述。因为高志从小不学好,所以,长大成人不仅仅是年龄上增加了数字,在花钱惹事上也越来越多,越来越大。不但不能接手管理家业,而且更让父母可以操心生气。一家人担心了几年,让老爹忧愁致死。老爹死后,高志成了一家之主,这个新头衔带给高志的是再也不用管家要钱,自己想拿多少就拿多少。拿钱方便又顺利,他就不断的拿,做生意的流动资金全成了赌资,种地的僱工钱成了嫖资,没钱卖地请哥们吃喝。俗话说:积攒不易,如登高山,步步艰难;败损何快,如山洪暴发,一泄千里。就这样,高家几代人百年来积累的家业,让高志几个月就挥霍得差不多了。


吴海和红荷坐在河边老柳树下互诉四年别后情况,18岁的红荷哭着告诉吴海,两年前,老爹由于整天操心哥嫂,操心家业,终于病了,病中还不省心,讨债的人们占了铺子,一群流氓地痞趁火打劫抢走了货物,老爹一气之下,就过去了。娘也被吓病了,好不容易挺过一年,刚有些好转,哥不那么疯狂了,娘有了些希望,嫂子又跟人跑了,还拐走家里好些东西,哥又一蹶不振,破罐子破摔,娘心里一急也死了。哥又赌又嫖,家产就被败光了,哥竟想打她的主意,家里真待不了了,就投奔姑姑来了。

共 19541 字 5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段富有传奇的爱情故事,讲述了好人有好报的真谛。野马山野马成群,个个又都能变化人形。一日村民吴海进山看到了狼群正在进攻马群。棕色的头马受伤。危难之时,吴海想法赶走狼群救了马群。于是吴海和野马山的马儿成了朋友。吴海喜欢来走亲戚的红荷,红荷也爱恋德才兼备的吴海,两人海誓山盟。但是红荷富裕的家庭不同意。后来红荷家里巨变,哥哥高志,不学无术吃喝玩乐,很快家底败光。他又打起妹妹红荷的主意,让她嫁给债主。红荷逃到了吴海家。最后和吴海有情人终成眷属。好日子没有过多久,高志带人找到了红荷,并强行把她带走。回家后吴海发现母亲丧命,红荷下落不明。他伤心欲绝。整个人变得消沉颓废。不久红荷又回到了吴海身边,细心照顾他的生活,两人如胶似漆恩爱有加。一年后吴海的儿子出世。这个小家更是充满欢乐。谁想好景不长,野马山上的头马和它父亲来到了吴海家。原来红荷是野马山的棕色小马仙荷变化的。高志抓走红荷,路上遇到山洪暴发。他们被洪水冲走。红荷也昏迷不醒。为了不让恩人吴海伤心难过,小棕马仙荷变成了红荷模样来安抚吴海受伤害的心灵。谁知人仙殊途,仙荷的行为被野马山上的另一马群举报天庭。因此野马山的马群受到惩罚,要去天山。临走之时马群让吴海接走了醒来的红荷,并把仙荷的孩子交给红荷。至此吴海一家人在野马山马群的帮助下终于过上幸福的生后,只至终老。小说语言流畅布局工整感情饱满故事可读性强。人物刻画栩栩如生心里描写到位!不错推荐阅读!【责编:一飞冲天】
1 楼 文友: 2017-06-22 1 : : 6 感谢赐稿江南烟雨! 朋友,我在江南烟雨等你来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7-06-22 16:58:48 谢谢编辑
2 楼 文友: 2017-06-22 1 : 4:1 故事很美,感人肺腑! 朋友,我在江南烟雨等你来!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7-06-22 16:59:15 谢谢好评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
得了口眼歪斜怎么办
小孩上火吃什么
中风多吃什么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