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大夏王侯 第四百六十三章 九阳焚天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6:58:24

大夏王侯 第四百六十三章 九阳焚天

十年前,刀神北上,中州北疆,十三大寇四死一废,十年后,青白尊南下,诛杀刀中之神。☆→,

湖中亭,杀机满溢,双尊对峙,片刻后,莫青白轻声一笑,转身离去。

忆清秋挥手点青鸟,青鸟寄语,警示两人。

白帝城,花中蝶看着身前的青鸟,眸子闪过一抹异色。

“老板,你的价钱太离谱了,七千两,够买一座王府了”

一旁,两人讨价还价,宁辰神色间尽是不满,道。

“公子给个价钱,这可是福祉,要不是急着用银子,我才不舍得卖”大肚奸商面带笑容道。

“一千两”宁辰毫不犹豫道。

大肚奸商神色一僵,旋即笑容敛去,转身就走。

“诶,可惜本来想多给点,没想到这人这么没耐性,不过,也无所谓了,反正皇城什么都缺,就不缺卖宅子的”宁辰自言自语道。

大肚奸商闻言,步子一顿,脸色不甘地又转身回来,看着眼前年轻人,沉声道,“公子,你若诚心买,四千两,不能再少了!”

“三千两,只有这么多,全部家底,多一两都没有了,对了,老板,今晚能管一顿饭吗?”

宁辰从怀里抓出一叠银票,递了出去,问道。

大肚奸商脸色变了又变,旋即咬牙切齿地接过银票,道,“我今晚要出远门,晚饭之事,公子还是另想办法吧”

说完,地契房契拍在前者手中,转身离开,再也不想多留一秒。

“老板,保重啊,好人有好报”宁辰在后面挥手,告别道。

大肚奸商背影哆嗦了一下,旋即加快脚步,离开这让他伤心之地。

花中蝶上前,疑惑问道,“你怎么知道他急着卖宅子?”

“目光殷切,摇摆不定,另外,来时匆匆,衣衫却整洁正式,明显有着十分重要的事要办”宁辰随意应道。

“你不去经商,真是可惜了”花中蝶撇了撇嘴,道。

“呵”

宁辰轻笑一声,道,“进去吧,这个位置离开阳皇宫不远,是一个看戏的好地方”

花中蝶点头,随之一同走入了宅中。

安静的小院,青石铺路,正堂干净宽敞,正对院门,后方便是厢房,共有六间,同样十分干净,看得起来主人才搬走不久。

花中蝶脱下鞋子,露出白皙的小脚,旋即走到床前,呈大字躺了下来,开口道,“师弟,一会陪师姐去逛街买些胭脂水粉吧”

“没银子了”宁辰诚实道。

花中蝶一愣,坐了起来,不解道,“你刚才不是为了忽悠他,才说身上没银子的吗?”

“不是,我真的没银子了”宁辰诚实道。

“师弟,你过来”

花中蝶笑的灿烂,道。

宁辰心中感到不对劲,却还是听话地走上前,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这女魔头还能吃了他吗。

看到前者走来,花中蝶一把扑了过去,双臂狠狠地勒住其脖子,面带怒色道,“就那么点银子还敢买这么贵的宅子,不知道你师姐还要买胭脂水粉吗!”

“师姐,喘不上气了”宁辰一边挣扎,一边费劲说道。

“我不管,我要买胭脂水粉”

花中蝶双臂越缠越紧,整个身子都扑了上去,不讲理地威胁道。

“没银子啊”

软玉温香在怀,宁辰却没有心思享受,勉强撑开一丝空隙,赶紧喘口气,说道。

“你那么聪明,不会想办法吗!”花中蝶又一次勒紧双臂,怒道。

“你先松开,我现在就想”宁辰吃力道。

花中蝶闻言,松开双臂,娇美的容颜上怒色顿时消失,挂起甜美的笑容,道,“不急,你坐下,慢慢想”

宁辰揉了揉被勒地通红的脖子,无奈地坐在旁边,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,小的时候听故事,那些飞来飞去的大侠们好像总有花不完的银子,从来都不为这事操心。

果然,传说都是骗人的,他现在也能飞来飞去,为何总是没钱。

“师姐,院首方才传消息来,说的什么?”宁辰开口问道。

“莫青白来了,估计现在正满世界找我呢”花中蝶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
“就他一人吗?”宁辰再次问道。

“怎么可能”

花中蝶眸中闪过一抹鄙夷之色,道,“十三大寇当初被我宰了四个,废了一个,除了莫青白,还剩下七个,现在都已在来的路上”

“正好,送银子的来了”

宁辰嘴角微弯,心情难得好一次,道。

“对啊,我怎么没有想到”

花中蝶双眸一亮,旋即抱着前者狠狠亲了一口,柳眉弯下,如同月牙,笑的魅惑众生。

“……”

宁辰抬手擦了擦脸,一手胭脂红。

女流氓!

“什么时候出发”花中蝶一脸兴奋道。

“晚上,现在休息”

宁辰双臂张开,直直倒在床上,解决过三王之事后,又在天火塔修炼近一个月,还没喘口气,就立刻出了书院,晚上还要打架,他真是操劳的命。

“用师姐侍寝吗?”

花中蝶也躺了下来,凑了凑,巧笑嘻嘻道

大夏王侯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九阳焚天

“不用,床不大,你太占地方”

宁辰毫不犹豫地拒绝道,想霸占他的床,门都没有。

“师姐也可以不占地方的”花中蝶凑上前,轻声耳语,道。

宁辰果断转过身,不理会这个女魔头的骚扰。

连日的奔波,一朝放松,疲惫如潮袭来,短短数息后,平稳的呼吸声传出,红衣闭目,安详熟睡。

花中蝶不再言语,坐起身,看着身边睡着的男子,伸手抚着其脸庞,美丽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心疼,知道他越多的过往,她便能越能感觉得到他身上的沉重压力,情债难尝,他要还到什么时候。

她很清楚,他一直在努力寻常进入魔轮海的办法,她留不住,便尽力帮他。

大不了,陪他走一趟便是。

生死,戏始,戏终罢了,她不在乎。

她这一生只有这一个师弟,不被她的恶名吓到,愿意陪她胡闹,甚至肯陪她一起面对人间至尊,除了她外,这个世间谁敢欺负他,她便诛其满门。

花中的蝴蝶,即便再美丽,也掩饰不去其祸患花丛的本质,以蝶为名,人亦如其名,花中蝶从来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好人,从前不是,以后更不会是。

夜幕降临之际,宁辰醒来,睁眼便看到一张漂亮的小脸在眼前晃悠,娇艳如花,漂亮的让人眼晕。

“脸大,头晕”

宁辰抬头推开眼前的娇艳小脸,旋即坐起来,看了一眼窗外,吓了一跳,怎么这么快就天黑了,他还以为刚睡一会儿。

“师弟,该去给师姐赚脂粉钱了”

花中蝶双臂抱着其胳膊,摇啊摇,晃啊晃,提醒道。

“恩,现在就去”宁辰走下床,应道。

两人出门,夜晚的白帝城,安静宁和,只有烟花柳巷,宛如打开了新的世界,变得热闹异常。

黑夜中的光华,一闪即逝,红衣脸上,戴上恶鬼面具,掩去本来面目。

北上的两人,灵识散开,寻找南下的十三大寇身影。

“十三大寇中,除了莫青白外,总共有四位半尊,八位第三灾,十年前,我杀了四位第三灾,废了一位半尊,所以,今晚我拖住剩下的三位半尊,你对付剩下四人,能杀几个是几个”花中蝶开口道。

“好”

宁辰点头应下,四位三灾,有点麻烦,不过,也不是不能对付,如果可能,尽全力这些人都留下,如此以来,日后正面对上莫青白,也会减少很多麻烦。

无边荒野,篝火跳动,七道身影盘坐,就在这时,恶鬼开门,红衣现出,一口妖刀,血光灿然。

同一时间,蝶衣飘扬,美丽的倩影出现,黑光蒸腾的葬花之泪,月下生辉。

“花中蝶”

七人之首,三位半尊神色立刻一沉,此女好大胆子,竟敢孤身前来挑衅。

三人自动忽略了一旁的红衣身影,最多第一灾强度的威压,对他们毫无威胁。

“小心一些,速战速决”

花中蝶轻声嘱咐了一句,白皙赤足凌空一踏,极光一瞬,刀神演武。

三位半尊同时上前挡招,但闻砰然剧震,入目,十方大地摇曳崩溃,陷地数丈。

葬花出,妖刀随后现锋,未及眨眼的极速,红衣消失,再出现,照目沦亡。

轻敌的四人,不及反应,惊见刀光封喉过,一人头颅被鲜血冲起,红染漫天。

突然变化,众人齐齐一震,旋即大怒,翻掌提元,回招应敌。

红衣急退,带着三人离开三位半尊的视野,眼见距离已足够远,恶鬼面具下,一抹冷笑弯起,挥手握剑,杀机滂湃而出。

“朝阳升起了”

一声催命的轻语,凤火升腾,剑上天阳现出,一尊又一尊,盘旋周身,下一刻,剑开黑夜,首现至阳天书武学。

“日之卷,九阳焚天”

剑锋引九阳,天火降人间,顷刻间的焚天之焰,咆哮而出,方圆千丈瞬化焦土。

嘭嘭倒飞而出的身影,口呕朱红,还未来得及从震惊中回神,剑锋已然来至身前,催魂夺命,不留丝毫喘息之机。

“你……”

未能说出的话,唯有不甘带入黄泉,砰然倒下的三道身影,初见天书之武,终见人间剑上顶峰。

金昌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商丘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郑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预约电话
贵阳长峰医院费用高么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